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梅州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02|回复: 0

[随笔游记] 一次难忘的业余汉剧盛会

[复制链接]

23

主题

23

帖子

29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4
欢乐公社 发表于 2016-11-2 17: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欢乐公社 于 2016-11-3 11:10 编辑

         一次难忘的业余汉剧盛会
     广东汉剧——曾被我国著名戏剧大师田汉先生誉为南国牡丹。此剧种在大埔流传有百年的历史,它的唱、做、唸、打都有着一套非常完整的程式,形成了独具魅力的艺术门类。上世纪初至新中国成立后的1965年之前,包括“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几年的时间里,大埔人对汉剧情有独钟,乡镇均成立有业余剧社,各地的专业汉剧团都活跃着大埔人,所以有了“无埔不成汉”的说法。广东汉剧在那个时期,留下了曾经有过的辉煌。现在社会已进入到新的时代,繁多的娱乐进入到寻常百姓家,这种现状使汉剧成了非物质遗产,它的风采不再依旧,它的戏迷们也随着时光的流失而逐渐消失。但历史留下的烙印却永远铭刻着它的风彩和独具的艺术魅力,铭刻着前辈们创作的艺术经典,为积淀厚重的客家文化所增添的浓墨重彩的那一笔。“汉剧之乡”的称号——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依然是大埔县的殊荣和骄傲。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九八O年,又是一个百花盛开的春天。被“四人帮”颠倒黑白的文艺舞台,重新焕发盎然生机,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党的文艺路线也重新走上了正轨;被恶毒污蔑为宣传“牛鬼蛇神”和“帝王将相”的传统戏,也重新亮相舞台。专业文艺工作者正以崭新的姿态,绽放着心中的艺术之花,业余文艺爱好者也兴致勃勃,积极参与各种群众性文艺活动。在素有“汉剧之乡”的大埔县,原有的业余汉剧社团纷纷恢复重建,枫朗云光业余汉剧团也于一九七九年得以新生。
      大埔县委、县政府为了重振汉剧之风,再塑“汉剧之乡”形象,一次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人数最多的全县业余汉剧汇演,于一九八O年三月五日(元宵节期间)在县城隆重举行。持续演了五天,共有十二支公社或大队的业余汉剧团参加,上演了十二台传统汉剧,参演人数达355人。汇演期间主办单位还邀请了梅县地区戏曲学校副校长黄桂珠以及黄群、管石銮等一批埔籍汉剧艺术家莅临指导。
       当年我有幸亲历了此次活动,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现在偶尔想起,就像电影里的镜头一样,一个个地在我眼前闪烁;那群淳朴忠厚、老实巴交、热爱生活,知足常乐的农民兄弟,至今给我留下难忘的记忆,时时在我脑海里浮现·······
记得有一天,枫朗公社文化站负责人罗站长,专程来到公社中心小学找到罗校长、曾良老师和我,说是公社党宣委邓辉生同志找我们商量参加县业余汉剧汇演事宜,请我们务必准时到会。那个时候我们几位都是公社文艺活动的骨干,每次搞文艺演出都离不开我们,组织文艺活动可谓是知门熟路,虽是义务工作,干得还是满开心的。
       在 邓委员的房间里,我们五个人开了个筹备会。会上邓委员对汇演内容作了说明,对工作分了工。文化站育亮同志负责组织、后勤、协调工作,专业方面的事情由曾良老师主责,其他同志协助。他还表示将全力支持汇演工作,经费想办法解决。那时文化站刚成立,没乐器、没道具,决定派我和石柱兄前往潮州购买,没戏服、没戏靴,由育亮同志陪同曾良老师到百侯侯北一位老师傅那里定制。随后大家交换了意见,对汇演提出了可行性方案,并确定了人员名单,定出了下次集中的时间表。
几天后,主要人员聚集在老戏院楼上开会。参加的基本是老艺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汉剧爱好者)。邓委员作了开场白之后,就选剧目之事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大家把五、六十年代演过的汉剧大戏、小戏梳理了一遍,考虑到传统戏曲特点之一就是人物角色丰富,最后决定演《绑子上殿》,因为此戏有老生、旦角、红净、乌净等等。排练安排在晚上和星期天进行,因为大伙还得干各自的活。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戏总算拉了下来。《绑子上殿》是一出唱功戏,虽然行当齐全,但不一定适合群众,因为此剧是品味戏,没有兴趣是看不下去,邓委员也是这么认为。后来他找来汉剧《花灯案》剧本,此剧本是原汕头戏曲学校汉剧科的演出本,由丘丹青改编创作,管石銮老师编曲。角色虽然不多,但剧本生动、活泼有戏。没有现成演员,决定动员几位原是学校文艺骨干的小年青来学。此事得到了黄丽英(花旦)、罗志群(老生)、罗三胜(小生)、罗意玲(花旦)的大力支持。为了提高戏的质量,还请来福建某专业汉剧团的老师蓝春兰当导演,罗曾优、林业兴老师当副导演。此时,演员、导演问题解决了,但扬琴手新戏打不了怎么办?曾良老师决定他改扬琴,头弦由我拉,罗逢吉老师傅司鼓。老实说,平时演奏汉乐我只拉二胡、高胡、三弦、笛子等乐器,头弦从未拉过,现在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将就用。
      排《绑子上殿》花了不少时间,此时离汇演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四位小青年没有一点基础,唱、做、唸、打,样样都得从头学。特别是旦角、小生的唱腔是用子喉演唱,不花点时间是唱不好。为了赶时间抓速度,商量决定由三位导演分别进行辅导。
记得那年冬天特寒冷,有些地方还下了雪,为了不误汇演,学校放寒假那段日子是日夜兼排。晚上冻的不行,就带着火篮或高温瓶装热水取暖,用这方法暖和僵硬的手,不至于拉弦走调。那个年月,大家日子过的还挺艰苦,排练虽然没夜宵、没补助,但不管刮风下雨、天寒地冻,大伙从不无故缺席。小青年好学敢学勤学,在短短时间里把台词、唱腔背熟,没有耽误排练时间。第一次连排很顺利,邓委员看后很高兴,感谢大家的努力,还表扬了那几位小青年。
      排练场排练,与演出有差距,初初演出难免出错,新演员更是如此。为了把戏演熟演活,大伙决定利用春节假期,把戏拉出去练兵,通过不同环境、场地的锻炼,逐步提高他们的表演能力,确保汇演能表演潇洒自如。我们分别到百侯、大东、和村、福光、饶平的二善等地,边演边改边提高,就是汇演期间还继续修改。凑巧茶阳业余汉剧团也上演《花灯案》,并且安排在第一个晚上,我和曾良老师看到他们第三场有些地方处理的较好,我们第二天即刻改进重排,使第三天上午的演出更为精彩。
       舞台大幕刚落下,场内即刻响起热烈掌声,虽然我们的戏演完己是中午十二点多,但场内依然座无虚席。黄桂珠等老师还特地到后台看望演员,对黄丽英等年轻人的表演高度赞赏,说这戏己接近专业水平。还说大埔有这么好的苗子,汉剧后继有人啊。此次业余汉剧汇演,我们的《花灯案》获演出二等奖,黄丽英、罗志群获优秀演员奖,罗曾良获优秀乐手奖。八十三岁高龄的娘寿伯,是全县参演队伍中最大年纪的一位老人,他不顾年迈体弱,依然参加此次活动,为表彰他的敬业精神,特颁了个贡献奖。在招待全县三级干部会议代表专场演出中,我们的《花灯案》也被选中参加了演出。
      悠悠岁月,往事己矣,当年那群热爱业余文艺的人们,为了振兴汉剧事业,尽了自己微薄之力,给“汉剧之乡”这朵牡丹之花,洒下了一滴水,添上了一撮土。现在回忆往事,是为了记住那次难忘的业余汉剧盛会,记住为那次盛会付出过辛劳的人·····
                                                
                                                                                                                                                                                                                                    写于二O一三年《五·一》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梅州论坛 ( 粤ICP备09216488号

GMT+8, 2019-10-23 19:21 , Processed in 0.117757 second(s), 13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